A sad story what kind of experience is it to rent a job in E-popkart

A sad story: what is the experience of renting a job at e? This article comes from the public number: Alpha Author: the shore of Swan Island tells a painful story. Afraid of friends see the heart uncomfortable, in the real story slightly obscure, forgive me. She called Shan (pseudonym), rent treasure to work in the E, the financial majors in college. Our last contact was at the beginning of January, it is a very beautiful, smart and capable, dare to love and hate, there is no ideal girl, is the goddess. He said to me, "I don’t want to go into the financial industry anymore, and I don’t want to do sales." The words came out of her mouth and surprised me. You know, after knowing her for three years, she never gave up. I comfort: "e rent treasure will not lose everything, or it may come back to 40~50%." Alexandra sighed, like asking me, and like the automatic speaking said: "what time can the about 1000000 money back, I just want to get my vote." I said, "according to convention, 2~3, the judicial process is very long." Shan wry smile a voice: "such a long time, drag will also drag down people.". This seaside city rent expensive, winter cold, no money to pay heating costs, will soon have to pay the rent, do not know what to do tomorrow." Shan gave up, what kind of power can make such a stubborn girl admit defeat? Shan said: "my parents are fifty years old, in a small city in the northeast, working-class, reluctant to eat, do not want to wear, and a little money to save up. I live in this coastal city, with three people sharing, rent 800 per month feel very luxurious. I’m working in the suburbs of this coastal city, and we can meet every Sunday in the suburbs. I do not have a luxury goods, not willing to take a taxi to work, what did I do wrong? Why should we be punished like this?" She did not cry, but I knew that her heart, the strong heart, had broken into crystal fragments. I know that she has 500 thousand of all her family’s savings and she put it in before December. And 500 thousand of the money she gave to her family, and she put it in December 6th. E rent treasure first accident in December 3rd, after the accident, a large number of customers redeemed, she is strong, admit defeat, in order to maintain her performance, in December 6th, he entered 500 thousand, is her home money. Here’s the money, the credit cards, and the money to help your friends and relatives. He knew that his family was not only poor, but also had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foreign debts. This strike could destroy any 25 year old man, but Shan did not. She didn’t cry to me, and she didn’t even tell me I wanted to commit suicide. Never seen such a strong girl. Well, to continue the conversation, I gave her an idea: "go home, one is to avoid trouble you customers two distraction." Shan said: "I did not face home, owe relatives and friends so much money, how did I go back?". My family is next to my home. How do I face his family?" I said, shaking clever wisecrack: "good ah, as soon as the licensing of marriage, the wedding is not done, regardless of the marriage room

一个悲伤的故事:在e租宝上班是何种体验   本文来源公众号:Alpha   作者:孤鸿栖岸   讲述一个让人痛心的故事。怕友人看到心里不舒服,在真实的故事上略加隐晦,见谅。   她叫珊(化名),在e租宝上班,金融专业科班出身。我俩最后一次联系是1月初,那是一个极为精明、美丽、干练,敢爱敢恨,有理想的女孩,不,是女神。   珊对我说:“我再也不想进金融行业,也不想做销售了。”这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来,令我惊讶。要知道,认识她了三年,她从未服输。   我安慰道:“e租宝不会血本无归的,回来40~50%还是很可能的。”   珊长叹了一口气,像是在问我,又像是自言自语的说:“什么时候钱能回来,我只想要回我投的那100多万。” 我说:“按照惯例,2~3年吧,司法程序很漫长的。”   珊苦笑一声:“这么长的时间,拖也会把人拖垮。这座海滨城市的房租很贵,深冬更冷了,没钱交取暖费,马上又要交房租了,不知道明天该怎么办。”珊认输了,什么样的力量能让如此倔强的女孩认输?   珊接着说:“我爸妈都五十岁的人的,在东北的一个小城市,工薪阶层,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有点钱就攒起来。我在这座滨海城市,跟三个人合租,每个月租金800都觉得很奢侈。我对象在这座滨海城市的郊区干工程,我俩每周周日才能坐城铁见一次面。我做身上一件奢侈品没有,上下班都不舍得打车,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受到这样的惩罚?”   她没有哭,但我知道珊的心里,那颗坚强的心,已经破碎成水晶般的碎片。   我知道,她有50万是自己家里的全部积蓄,12月之前投进去的。还有50万是她对象家里给的结婚的钱,12月6号投进去的。e租宝第一次出事是12月3号,出事之后珊的客户大量赎回,她要强,不服输,为了维持住她的业绩,在12月6号自己又进了50万,是她对象家的钱。这里的钱还有套的信用卡,还有帮亲朋好友投资的钱。珊明白,自己从此不但全家一贫如洗,还要背负数十万外债。   这种打击可以摧毁任何一位25岁的年轻人,但是珊没有。她没有跟我哭过,甚至没有跟我说我要轻生的话。从未见过如此坚强的女孩。   好了,继续刚才的谈话,我给她出主意:“回家吧,一则避开找你麻烦的客户,二则散散心。”   珊说:“我没脸回家,欠了亲戚朋友那么多钱,我怎么了回去。我对象家跟我家挨着,怎么面对他家?”   我说了句抖机灵的俏皮话:“好办啊,回家马上领证结婚,婚礼不办了,婚房不要了,他的50万算彩礼,你的50万算嫁妆,这个事就解决了!”。其实我真是这么想的,小两口即使是奋斗10年,用尽从25到35岁,人生中最美好的十年光景,拼命地赚钱、拼命地攒钱,放弃一切享受和娱乐,放弃一切社交和旅行,也未必能还清这100万。但是,马上结婚这么做虽然会背上骂名,至少向双方亲友表明一种态度:e租宝跑了,但是我欠你们的债我认!我不会跑路!也不会分手!更不会做傻事。她可以独自背起这一切,但毁的是她的一生。   时光拨回到4月份,那时候珊还在网信理财上班。珊的领导被e租宝挖了过去,当了大经理,薪水也翻了几倍。这个领导又过来挖珊,许诺当几个人的团队经理,实习期底薪8000,转正了底薪10000,团队提成1.2%。当经理,月薪过万,这是任何刚毕业一年的孩子都无法拒绝的待遇,珊也不例外。   珊咨询我的意见,我是坚决反对的,跟她说网信隶属于先锋集团你是知道的,这可是一个拥有四家上市公司的金融帝国,还是全牌照企业。这些牌照可是花多少钱都买不来的!e租宝算个什么?   珊说:“在网信晋升的太慢了,赚的也太少了,提成还低。她身边有的同事都30多岁了,还是个理财顾问。我无法忍受这么慢的发展,把自己仅有的几年青春耽误在这里。”然后又讲了网信的问题,比如拆标啊,有不少7天标啊,全贷款给汇源果汁啦,拿红酒做质押啊,所谓的联合创业担保连个担保函都没有啊,网信投资的几家子公司业绩都一般啊,买个破物业花冤枉钱啊等等、、、   我没再说什么,一次跳槽工资翻三倍,少奋斗十年,不值得吗?   6月份,考察两个月后,她去e租宝了。并且带走了她大部分客户(这一时刻就决定了,她想在网贷行业翻盘,不可能了,人脉基础被摧毁了)   碍于面子,我注册了两个账号,投了500块钱。第一次投资我就发现e租宝有问题:   1、“帕敢之心”一块破石头,加上一个亚洲珠宝协会的鉴定证书,就能贷款4.5个亿?我不懂艺术,不知道值不值这个价,就算是值,当借款人不还款时,这块石头如何变现?!   2、缪斯计划中的好莱坞一个电影拍摄融资8个亿,我不排除电影有这种大手笔的,但你好歹告诉我导演是谁吧,请的明星是谁吧?这种规模的电影一定在拍摄前就开始宣传了,我怎么没看到呢?   3、很多企业借款都是清一色的5000万、、、后来才知道,统一五千万是为了方便。这年头,连造假都怕麻烦。 珊回答说:“我推荐你投缪斯计划了吗?你不会挑融资租赁的项目投吗?”   之后一直忙,直到11月份23号那天,我无意中看到了e租宝的成交额,根据多年投资网贷的经验,立刻就意识到大事不好!预测e租宝挺不到过年。我想把珊拉回来,发疯了一样的跟她聊了整整一宿。最终的结果是我差点被洗脑了,想辞职跟她干去。   我开始就说:“e租宝挺不到过年你信吗。”   珊说:“最少2~3年。现在谣言很多,但是钰诚集团马上就要借壳上市了,上市所有谣言不攻自破了。”   我很诧异珊居然不问我所说的e租宝要崩盘的根据是什么。但是无所谓,我接着说:“假设e租宝是庞氏骗局,那它必须保持几何数字的增长,增长一旦放缓,就会崩盘。而从数据上看,e租宝9月份开始,增速再变慢,10月之后11月几乎没有增长。而16年1月份是e租宝第一次集中还款期,再加上年底投资人减少,所以年前一定崩盘。”   珊不置可否,我又把话题引开:“你现在一个月赚多少钱?有没有一万?” 珊很骄傲的回答:“有,底薪一万,团队提成1.2,我是经理。周六加班还有补贴。” 很好,被我引上道了。我接着问:“那你手下的员工赚多少?”   珊说:“实习期底薪4500,转正了就6000了。但是要是不出单,下个月就开除了,我现在最缺的就是像你一样精通行业的人才。”   这是已经不是珊第一次邀请我去跟她干了,每次都被我岔开话题婉拒。 既然是我劝她,我就接着问:“那你算没算一下,你一个月得拉来多少,才能让你的贡献和公司给你开的工资持平?” 珊说:“算过,加上门店的支出,平均一人每月拉来200万年化投资额能持平。” 我问:“那你能拉来吗?”   珊说:“我们团队五个人加起来都不能。” 我接过话茬:“那你不觉得有问题吗,公司图什么呢?”   珊说:“烧钱呗,行业不都这样吗。” 我:“......还有个问题,你没发现e租宝每个标额度、介绍都差不多,而且标永远卖不没,难道你们优质的客户资源是无限的吗?你看积木盒子、团贷网等,都需要抢标”   珊说:“陆金所标也是无限的,还有你到底懂不懂融资租赁?”   我说:“我当然懂,但是你们对融资租赁的介绍本身就是有问题的,什么买来设备租给需要的企业,什么转变使用权不转变所有权,实在不行设备还在手里。从法律上讲,不动产所有权以登记过户为准,比如房、地;动产所有权以实际占有为准,比如车,农用机。也就是说,在转让使用权时,所有权也改变了。”   珊说:“这说明什么,我们不还是有处置权吗!”   我说:“没错,但是如果这些设备压根不是你们的呢?据我所知,包括汽车租赁在内的所有融资租赁公司,都不会傻到全款购买再出租的地步,全是贷款的!要么交首付跟银行贷款,要么跟设备生产厂家分期付款。这样本来能1台车的钱,可以弄来三台车去出租。这时候你们哪来的所有权?东西压根不是你的!   “事实证明,我的担心发生了!e租宝欠了银行100亿的贷款来购买这些设备!而根据《银行法》规定,钱银行的钱,优先于投资者偿还。也就是银行拿剩下的再给投资者。   珊不置可否,以行业惯例,以公司为了急速扩张搪塞。   我越说越起劲:“你作为东北人,知道当年的万亩大造林吧!”   珊说:“听过。”   我说:“都说历史会不断地重演,你没觉得e租宝跟万亩大造林很像吗?e租宝是买设备出租,大造林是买地种树;e租宝说租金给投资人利息,大造林说树成材了卖了给投资人收益;e租宝的融资租赁好像是不受经济环境影响,每年都能租出去,大造林的树好像不受气候的影响,栽一颗活一颗,都能成长;e租宝连设备是不是公司的都不一定,大造林连树国家让不让砍都不一定。仅仅是概念患了,本质上完全一样!”   珊毫无动摇,轻轻地回了一句:“我赌e租宝上市。”   我问:“你在e租宝上投了多少钱?” 珊说:“60万,每个季度的利息加提成就三万!你成天研究投资,也没少投吧?”珊给我发来了她的投资截图。   我说:“是的,我也投了60万,但是我分成20家平台。”   珊说:“你不累吗?” 我立刻顶回去:“你不怕吗?!!”   珊说:“这个行业都差不多,与其投别人家,还不如投自己家,毕竟什么样我都知道,看得见摸得着。”   我说:“公司运转如何,绝不是你一个小经理能看到的!”   珊说:“那别的平台你也只能从网站公布的信息来看到,不是吗?你看看e租宝,每份投资都有电子公章的协议,都有担保公司的担保合同。你看看你只投了500元,是不是担保合同就能查到?别的平台谁能做到?”   好吧,不得不承认,从此之后,我弹尽粮绝,开始了珊对我洗脑的时间。   直到今天,我还清晰地记得当时的场景,那是个凌晨两点的冬夜。每句话都飘散在冬夜的冷风。   珊说:“现在我手底下的人,个个都啥也不懂,还不认学,眼高手低,给定的任务从来完不成!有时候客户提出来一些问题,都答不上。有时候想想,团队就缺你这种精通金融行业,素质高能力强的人。我们这些能力强的基层员工,一般都能月薪两万。”   我说:“是的,但是压力也大。”   珊毫不客气:“你告诉我什么压力不大,我也去干。既然不存在压力小赚的又多的工作,我为什么不拼一次呢?”   我说:“今天这个月你完成200万,下个月公司就能给你压下来300万的任务,你的拼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 珊不以为然的说:“我每天我再想,我这个月要怎么赚到自己心里目标的工资,然后去拼搏就可以了!这个行业,都是前两年累,两年之后就享福了。因为客户是你的谁也抢不走,你靠着这些老客户,就能不断地赚钱。你想想。拼搏两年,享乐一辈子,不值得吗?”   我轻蔑的哼了一声:“e租宝能不能撑两年都不一定呢。” 珊再次用无比坚定的语气说:“我赌e租宝上市。e租宝马上就要上市了。”   我反驳道:“国内是不可能了,连续三年盈利你们就做不到,再说也没有p2p在国内上市的先例(那时候pp理财还没新三板上市呢)。你们是去美国纳斯达克还是香港H股啊?这两家也没有上市先例(那时候宜信也没再纳斯达克敲钟呢)”   珊说:“在哪上市就不知道了,听说是借壳上市。” 后来证明,钰诚集团企图收购一家香港上市公司,但是没通过审查。 接下来珊开始对我洗脑:“你现在你个月赚多少?”   我回答:“东北的一个省会,你想有多少?4000.”   珊说:“四千块钱哪,够干什么的?!这点钱够养活你对象的吗?够买房子的吗?够实现你的理想的吗?从云南回来,你不是说过,将来攒够钱就去大理开客栈吗?这么快就向现实屈服了?”   联想起自己怀才不遇,思绪自然地被珊牵引着,我竟无言以对。是啊,我的理想呢? 珊没给我喘息之机,接着说道:“那你还不想想如何去改变吗?选择就在你的面前。一个大男生,不敢做销售,在最该吃苦的年纪选择了安逸。”   后来证明:我选择了安逸,珊选择安利(接近传销)、、、   珊继续说到:“你看我,现在每月工资一万多,手底下有团队,投资的60万,每个季度光利息就有3万。再算上工资和复利,你说我一年能赚多少?30万啊!现在咱俩还差不多,等到一年之后呢?等我过年回去,同学聚会时,差距就出来了。”   这时候我甚至开始认同珊的话了。 珊继续说:“两年之后,你还是在那个破败的东北省会,在干着一个月4000的工作,过着精打细算的日子,甚至你对象都说你扣,说你太会计较。而我呢,在这座北方的滨海城市已经买房了,工作也很轻松,老客户都是现成的。那时候我已经不需要再奋斗了,而你,依旧为生计所迫。”   我这时觉得完全跟着珊的思绪在走,我沉�在珊为我营造的恐怖的将来中,仿佛时光飞逝,我就站在两年后的时间节点上,望着我,望着珊。一处天堂,一处是地狱。而这天堂和地狱,就在这一瞬间开始分道扬镳,飞驰而去。我想抓紧通往美好生活的大门,幻想着这一刻的决定,真的能改变未来的一生!这时的我,全然不顾自己的本心,全然不顾自己所学的金融学知识,全然不顾自己的理性!我只想要珊口中的两年之后的生活,我追求幸福,追求美好,追求理想,追求一颗因年轻而炙热跳动的心,有错吗? 我脱口而出到:“珊,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珊说:“来我们e租宝吧,你现在过来,先在我手下干着,底薪4500就比你现在高,转正之后,我跟我领导说,给你一个团队经理的职位,到时候咱俩平级。底薪就10000,还有1.2的提成,按照你的才华,一个月赚两万没问题。”   让各位读者失望了,鬼迷心窍的我,居然动心了,当场表示会认真考虑。接下来跟珊讨论起了,在这个北方的滨海城市租房子的问题。这时我才知道,原来珊是平时生活非常节俭,为了节约房租,珊与三个人合租,每个月房租仅800元。周末如果对象来亲热,都没有隐私的空间。珊只好去她对象那里,珊的对象在城市的周边做工程,赚钱但是把身子。为了理想而奋斗的年轻人,为了将来的美好生活而奋斗的年轻人,是最可敬的。   我也跟珊探讨了你手里有60万为什么不买房,珊说我坐等房价崩盘。(结果是e租宝先于房价崩盘了) 睡醒觉第二天,精虫,喔不,理智又重新占领了大脑。仔细的想了想,e租宝不能去。到11月24号到12月3号之间这段时间,我又陆续劝谏珊:“土豪女神,你家缺金毛吗?”   珊说:“怎么?” 我说:“我是单身金毛,看你这么有钱,60万啊!求收养!”   珊说:“哪有钱啊,钱都是别人的。” 好,上钩了。我说:“这就对了,这些钱万一赔了,你怎么跟别人解释?” 珊轻蔑的说:“跟谁解释?”   “你不说这钱是别人的吗?”我疑惑的问道。   “对啊,除了我家的就是我对象家的,你觉得我需要解释吗?再说了,我家的钱,正常也拿出去放贷,一分五的利息,还不如给我呢,还算业绩,有提成。”   我感慨道:“一对土豪的爱情。”   作者:孤鸿栖岸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