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称妻子梦中猝死 高手凭出血点揭开惊人真相-www.haole15.com

丈夫称妻子梦中猝死 高手凭出血点揭开惊人真相 昨天,日报君为你揭秘了厦门法医真实的工作状态,不少网友给这群厦门“秦明”们竖起大拇指。那么,法医是如何破解各种谜案,从细节中发现真相让尸体开口说话?“万劫不复有鬼手,太平人间存佛心,抽丝剥笋解尸语,明察秋毫洗冤情。”秦明的原作《尸语者》里的这段话,甚得受访法医们的心——这说出了法医这个职业的核心与真谛所在。张海龙:还死者和家属一个真相,是对他们最起码的尊重。湖里公安分局法医张海龙时常挂在口头的这句话,也是他从业7年以来,一直秉持的原则:让尸体开口说话,让真相大白于天下。来看看他们怎么破案的 他们留意尸体细微变化1989年出生的罗磊戴着一副眼镜,从办公桌上抬起头,一脸萌笑。就是这个刚参加工作3年的小伙子,不久前才成功帮一名女死者昭雪真相。罗磊:居民楼里,丈夫报警说,妻子在睡梦中去了。乍进现场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死者躺在床上,还穿着睡衣。丈夫发现异常后先打了120,请医生来确认了死亡,又打了110报警。丈夫:妻子生前患有甲减,长期服药控制病情。晚上入睡之后,我觉得有点奇怪,怎么推她都推不醒才发现出事了。你看,这病历上面有医生的诊断证明、妻子的就诊记录。就在大家都已经认为是一起猝死事件时,细心的罗磊却发现了一些细节。死者的颜面部,有少量针尖状的出血点,死者口中、手腕上有损伤痕迹,由此推断死者很可能是被人捂死!最终,丈夫在铁一般的证据前低头认罪。由于现在公安机关警力相对紧张,法医的作用尤为重要,第一时间明确案件性质,缩小侦查范围,为侦查提供准确的方向,很多时候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他们有一双火眼金睛,因为敏锐的观察力和足够的耐心。法医做起搜证也是不遑多让2014年的一起强奸案件。在集美一家大型家居店门口,受害人在天桥下给李卫东画了一个圆,说,最重要的物证可能就洒落在“圆”里。“地上一大堆的落叶。”李卫东说,扫起来装了满满一个大编织袋。带回分局之后,他和同事拿着荧光灯一片一片地仔细看过去,整整看了一天一夜,还真给他在其中一片树叶上,找到几个体液斑点——在诉讼阶段,这几个斑点成为最有力的物证,为受害人讨回了公道。法医炼就的,都是一双双火眼金睛以及一颗颗坚持到底的耐心。同安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技术科副科长赵雪峰,是一名从业12年的资深法医,前段时间他成功避免了一起冤假错案的发生。当日,一名伤者拿着医院拍的CT片找到赵雪峰,让其鉴定伤情,CT片上显示颅骨骨折(单从拍片无法判断新伤还是旧伤),从外部观察也可以看到受伤部位有红肿。如果真如CT片所示,伤者为轻伤,打人者将面临被刑拘的处罚。但赵雪峰却发现不对劲:“这人三四年前我见过,也是鉴定伤情。”想着,他打开电脑,翻看此前认真整理的台账资料。果然,在一个文件夹里找到了当时的照片,受伤部位与现在一模一样,伤者开始还想狡辩,被赵雪峰叫到电脑前一看哑口无言。原来,伤者只是软组织挫伤,只是碰巧被打到此前受伤的部位,便想将错就错,“移花接木”,不想被赵雪峰一眼识破。他们判断自杀还是他杀10月16日傍晚,五缘湾海边,吃过晚饭的市民在木栈道上散步。突然,离木栈道二三十米开外的海面上,眼尖的群众发现有“异物”。专业救援队来打捞,果然是一具尸体:女性,救援人员将死者用绳索固定,准备将其带回岸边。船艇启动没多久,螺旋桨被“异物”卡住。卡住螺旋桨的是一只行李箱,被人用绳索绑住,一段系在女尸脚上,另一端在另一具男尸腰部。螺旋桨绞断了绳索后,行李箱沉入海底,男尸浮起。一男一女,双双沉尸海中他杀?自杀?意外?是先他杀再自杀,还是两人殉情?现场议论纷纷,最大的“聚光灯”打在法医张海龙和同事身上:“是案件还是事件,是一切的开端,也是最关键的一个环节。”张海龙这样形容他和同事在整个案件侦破过程中,所起到的作用。经过现场勘验,张海龙确认两人都没有明显的外伤,生前下水死于溺水。根据他们被发现的位置,结合当日的潮汐,张海龙通过仔细的现场勘验,把一些得出的线索,交到刑侦大队民警手中,民警立即前往附近展开调查,发现在他们下水时,附近并没有其他人出现。经过严密的查勘和调查,警方最终确认,两人为自杀——据介绍,两人生前都已有了自杀倾向,出事前女方刚从四川来厦,带着行李箱与男子见了面……他们告诉家属尸体想说的话事件被移交至派出所,刑警们的工作完成了,但法医的工作仍在继续。分析死因后,还要将专业的术语变成普通人能听得懂的话,一遍又一遍地向死者家属解释,直到对方的每一个疑问都被解决。为群众澄清误解,在李卫东看来也是工作中成就感来源之一。今年早些时候辖区一家医院报警称,怀疑被丈夫送来医院的女子死亡原因有异,李卫东赶到现场,通过丈夫的描述,凭着深厚的专业功底,很快便确认女子确实死于车祸。被澄清之后,丈夫对李卫东满满的感激。张海龙:毕竟在没有接触专业知识的群众看来,受了伤就是受了委屈,“没有达到我的愿望就是不公平”。有时,国家法律的调整,改变了案件性质,会引起当事人反弹。2013年底的一起伤害案件中,当事人被硬物砸中面部,造成眼眶内侧壁骨受伤,按照此前标准,该伤情为轻伤,嫌疑人当被刑拘。然而,2014年国家颁布了新的伤情鉴定标准,这一伤情在新的标准下被认为轻微伤。当事人闻讯后十分激动,认为嫌疑人“与警察串通一气”,几次三番上门哭闹,甚至辱骂民警,当然也包括法医。张海龙每次都耐心解释,却从未被接纳,他无奈地说,“虽然不舒服,但不会跟她吵。”从每一个现场回来,张海龙都会在脑海里反复回想、推敲好几次,确定没有任何问题之后才安心。因为,“凡是到我们手里的,大部分都人命关天,一丝差错都不能有”。>相关的主题文章: